火眼看書(shū)
當前位置:火眼看書(shū) > 幻想言情 > 幻想修仙 > 我,贅婿文反派

第一百零一章 銀行大劫案

小說(shuō):我,贅婿文反派 作者:我是陸超 更新時(shí)間:2020/2/25 4:48:42 字數:2188 繁體版 全屏閱讀

    “06.07.08.09……什么?你……你剛才說(shuō)幾倍?”女老板渾然一震,露出一種十分夸張的表情抬頭看向李浩。

    “啊,1萬(wàn)倍?!?br />
    “1……1……1萬(wàn)倍?”

    在確定自己沒(méi)聽(tīng)錯之后,女老板的眼睛頓時(shí)鼓了出來(lái),嘴巴更是張大到能夠塞進(jìn)一個(gè)電燈泡!

    “沒(méi)錯。1萬(wàn)倍?!崩詈坪芸隙ǖ狞c(diǎn)了點(diǎn)頭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不是在開(kāi)玩笑吧?”女老板忍不住了。因為她開(kāi)彩票店開(kāi)了這么多年,可還是第一次有人說(shuō)要打1萬(wàn)倍的。

    別說(shuō)1萬(wàn)倍,100倍都沒(méi)人打過(guò)。

    畢竟這壓根就不是正常人會(huì )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國家發(fā)行的彩票,中獎率是極低的,僅有2000萬(wàn)分之一。用正常的羅輯思維來(lái)說(shuō),買(mǎi)同一注彩票1萬(wàn)倍,那還不如打1萬(wàn)注隨機或者2萬(wàn)元的復式來(lái)的劃算,至少這樣的話(huà)還能大大增加中獎的概率。

    可眼前這個(gè)看起來(lái)挺帥的小哥呢,單注1萬(wàn)倍。這不是腦子有問(wèn)題是什么?

    女老板娘明白了。

    這個(gè)青年恐怕根本就是個(gè)神經(jīng)病。萬(wàn)一自己真把這彩票打出來(lái),對方又不付錢(qián),自己豈不是倒貼2萬(wàn)塊錢(qián)?

    想到這,她頓時(shí)表情一邊,揮著(zhù)手道:“走走走走??!哪來(lái)的神經(jīng)病,有病快點(diǎn)去醫院,別在這妨礙我做生意?!?br />
    李浩見(jiàn)狀不禁摸了摸鼻子,然后直接拿出手機在吧臺上的二維碼上掃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叮!雞富寶到賬,兩萬(wàn)元?!?br />
    啥?

    老板娘一聽(tīng)到這個(gè)聲音,腦子瞬間短路。

    到賬了?

    這家伙是來(lái)真的?

    李浩看著(zhù)老板娘錯愕的表情,忍不住笑道:“好了,現在可以幫我打了吧?”

    “額……可……可以……對……對不……”

    老板娘支支吾吾的,似乎想要道歉,可那句話(huà)卻因為太過(guò)震驚而始終卡在喉嚨里說(shuō)不出來(lái)。

    李浩擺了擺手道:“好了,我沒(méi)怪你。你快點(diǎn)幫我打了吧?!?br />
    “哦……好……好吧……”

    說(shuō)著(zhù),彩票店老板才恍若回神的在下注電腦上敲起了鍵盤(pán)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確定要1萬(wàn)倍?”打到一半,她又忍不住看向李浩。

    李浩翻了翻眼球道:“確定。我錢(qián)都轉給你了難道還反悔嗎?”

    就這樣,女老板懷揣著(zhù)激動(dòng)又難以置信的心情將這種史無(wú)前例,后無(wú)來(lái)者的恐怖彩票打印了出來(lái)。

    1萬(wàn)倍啊……國家彩票中心成立以來(lái)恐怕都沒(méi)有這么一個(gè)人吧……

    不過(guò),吃驚歸吃驚,難以置信歸難以置信,對女老板來(lái)說(shuō),對方既然付了錢(qián),她又有什么理由去拒絕呢?畢竟2萬(wàn)塊錢(qián),她也是可以拿到8%的銷(xiāo)售分成的。折算下來(lái)好歹也是1600塊,都等于她一周的總分成了。

    她又不是傻子,只要有錢(qián)賺,她巴不得每天都來(lái)這么一個(gè)‘神經(jīng)病’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看一下對不對?!?br />
    此時(shí),彩票已經(jīng)打印了出來(lái),而女老板也漸漸恢復了平靜。

    李浩從她手里接過(guò)彩票后稍微掃了一眼,見(jiàn)注數和下注數字都沒(méi)有問(wèn)題后便將其收進(jìn)了錢(qián)包。

    “好了,謝謝?!?br />
    “別……別客氣,歡迎下次光臨?!?br />
    “嗯?!崩詈泣c(diǎn)了點(diǎn)頭,隨即轉身走出了彩票店。

    此時(shí)的街道依舊陽(yáng)光明媚,而李浩的心情也是非常的爽。他現在可是真的很期待秦風(fēng)得知自己中獎后的表情啊……

    當然了,彩票的事情是搞定了,接下來(lái),他可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。

    自從穿越到這個(gè)世界之后,他不僅改變了林若詩(shī)對自己的態(tài)度,還虜獲了蘇瀅瀅的芳心,同時(shí)還建立了和幽暮雪之間的羈絆,那么接下來(lái)……也是時(shí)候去會(huì )一會(huì )小說(shuō)中的第四個(gè)女主了……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城北天都府路。

    一棟高聳的銀行大樓外,十來(lái)輛警車(chē)和幾輛電視臺以及新聞媒體的采訪(fǎng)車(chē)同時(shí)停在了大門(mén)口。

    只見(jiàn)不一會(huì )兒的功夫,這些警車(chē)里就跑出了一大批實(shí)槍荷彈的武裝特警。他們一邊拉起了警戒線(xiàn),一邊疏散起周?chē)娜罕?。至于那些從采訪(fǎng)車(chē)上跳下的各路記者也沒(méi)有閑著(zhù),而是扛起長(cháng)槍短炮做起了報道,時(shí)不時(shí)的對周?chē)鷩^(guān)的路人甲乙丙丁進(jìn)行采訪(fǎng)。

    從特警的緊張表情來(lái)看,這里顯然是發(fā)生了什么嚴重的惡性事件,比如說(shuō)……銀行大劫案。

    然而,就是在這么危急的時(shí)候,周?chē)鷧s還是有一些吃瓜群眾對此充滿(mǎn)了好奇。他們或竊竊私語(yǔ),或大聲喧嘩,完全沒(méi)有半點(diǎn)危機觀(guān)念和緊張的氛圍。饒是那些特警如何疏散,總也有幾個(gè)不怕死的硬是要擠到前面用手機拍來(lái)拍去,發(fā)朋友圈。

    大約十分鐘后,一輛掛著(zhù)警燈響著(zhù)警笛的寶馬3系突然從街道的拐角極速駛來(lái),并在靠近銀行大樓的位置突然劃出了一道完美的漂移弧線(xiàn)停在了無(wú)人的警戒線(xiàn)外。

    咔噠。

    車(chē)門(mén)打開(kāi)。

    首先印入眾人眼睛的便是一條光滑,雪白,無(wú)一絲贅肉的完美大長(cháng)腿。

    “隊長(cháng)!你來(lái)了!”

    一個(gè)年輕的特警噠噠噠的跑了上來(lái),而隨著(zhù)車(chē)內的大長(cháng)腿完全走下來(lái)后,一張足以讓任何男人都為之動(dòng)容的絕美容顏也隨之出現在了眾人眼前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(gè)女人。一個(gè)個(gè)子很高,但身材非常勻稱(chēng)的女人。

    只見(jiàn)她穿著(zhù)藍色的毛衣,下身穿著(zhù)皮裙,看起來(lái)完全和男特警嘴里的‘隊長(cháng)’二字扯不上任何關(guān)系。

    然而,這女人胸口掛著(zhù)的一枚警徽卻暴露了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她就是湖城刑警大隊的隊長(cháng),陳婉露。

    “現在情況怎么樣?”陳婉露表情凝重的道,目光一直往銀行門(mén)口的玻璃窗內掃視。

    “隊長(cháng),情況不太樂(lè )觀(guān)。里面有二十一個(gè)人質(zhì),其中有一個(gè)還受了槍傷?!?br />
    “狙擊手準備好了嗎?”

    “已經(jīng)在路上了?!?br />
    “對方有幾個(gè)人?”

    “3個(gè),兩個(gè)持槍?zhuān)粋€(gè)身上綁著(zhù)炸彈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?綁著(zhù)炸彈?”陳婉露臉色一變。

    那特警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:“嗯?!?br />
    聽(tīng)到這個(gè)消息,陳婉露不禁皺起了眉頭。

    “讓狙擊手盡快落位?!?br />
    “是?!?br />
    說(shuō)完,陳婉露帶著(zhù)一臉的凝重之色走到了銀行的門(mén)口。

    她試圖張望了一下,只可惜銀行的玻璃門(mén)和玻璃窗都是單向透視的,從外面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況。

    這也就是說(shuō),他們如果要用狙擊槍就必須要用熱成像系統。

    但是如果是熱成像系統,一旦位置隔的太遠,或者對方的位置隱蔽一點(diǎn),就會(huì )造成很大的偏差而造成鎖定困難。

    畢竟在熱成像中,是無(wú)法準確的分辨出誰(shuí)是匪徒,誰(shuí)是人質(zhì)的。
小提示:按 回車(chē)[Enter]鍵 返回書(shū)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(yè),按 →鍵 進(jìn)入下一頁(yè)

強力推薦

最新簽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