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眼看書(shū)
當前位置:火眼看書(shū) > 古典言情 > 穿越架空 > 從撿破爛開(kāi)始變強

255.敢在我面前擺譜?

小說(shuō):從撿破爛開(kāi)始變強 作者:天邊白鶴 更新時(shí)間:2020/3/3 21:49:07 字數:2143 繁體版 全屏閱讀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對于葉離的忽然回話(huà),似乎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好像被冒犯到了一般,臉色中閃過(guò)一絲不可思議后立刻變得更加憤怒。

    他直接抬手將手中的茶碗重重的摔在了地上,伴隨著(zhù)“啪嘰”一聲,一時(shí)間茶葉紛飛,地上也全都是茶漬。

    “老大,發(fā)生什么事了!”

    雅間內的聲音很快便傳到了外面,聶遠立刻從門(mén)外走了進(jìn)來(lái),手中還拿著(zhù)一根棍子,看起來(lái)隨時(shí)動(dòng)手的樣子。

    楊慶見(jiàn)狀頓時(shí)被嚇了一跳,趕緊回到中年男人的身邊,似乎是在尋求保護,在這個(gè)過(guò)程中他也像葉離做出解釋。

    “葉離,趕緊安排你的人老實(shí)些,你知道這個(gè)人是誰(shuí)嗎?

    他可是你惹不起的存在,萬(wàn)一受傷,別說(shuō)是你自己會(huì )受到牽連,恐怕你們的藏寶閣也會(huì )因此不復存在!”

    “呦呵,什么人這么大的口氣啊,真覺(jué)得自己是天王老子了!”

    看著(zhù)楊慶這副恐嚇的嘴臉,始終沒(méi)說(shuō)話(huà)的王校長(cháng)也憤怒了起來(lái)。

    要知道王校長(cháng)本身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,連那些網(wǎng)絡(luò )上的大v和全國有名的富豪,也敢當場(chǎng)開(kāi)懟,就從來(lái)都沒(méi)有怕過(guò)誰(shuí)。

    早在楊慶出現的那一刻,他就已經(jīng)認出了這個(gè)假大師的身份,心中極為不爽。

    要不是礙于自己的父親以及尊敬的偶像,葉離也在身邊,王校長(cháng)早就將這家伙給罵出去了。

    從剛才起,他就一直壓抑著(zhù)自己的脾氣,打量著(zhù)場(chǎng)中的形式,眼看著(zhù)自己的偶像被冒犯到王校長(cháng)再也忍耐不住,跟著(zhù)一拍桌子隨時(shí)準備動(dòng)手的樣子。

    現場(chǎng)局勢也變得越發(fā)混亂,連王建林和馬蕓神色中也流露著(zhù)強烈的不滿(mǎn)。

    他二位在全國都極為有名,走到哪里都受人尊敬,楊慶剛才的話(huà),雖然看起來(lái)好像不是針對他倆,但同樣的也沒(méi)將他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一個(gè)狐假虎威,借有孔家名聲在外行走的楊姓人都敢這么囂張,可見(jiàn)孔家現在跋扈到什么地步上。

    可礙于自己商界大佬的身份,他二人不便發(fā)作,這也是為什么王校長(cháng)起身開(kāi)罵之后,王建林沒(méi)有阻止的原因。

    眼看著(zhù)現場(chǎng)形勢一發(fā)不可收拾,楊慶神色中明顯非常驚慌,卻還是撞著(zhù)膽子大聲嚷嚷道。

    “這位可是華夏文物局的辦公室主任——孔連順,連那些博物館的館長(cháng)見(jiàn)到他都尊敬有加。

    這次孔主任親自來(lái),就已經(jīng)是給你們面子了,居然敢出言不諱,你們這家文物店是不是不想開(kāi)了!”

    聽(tīng)到楊慶的介紹,孔連順站了起來(lái),理了理自己身上的衣服,看起來(lái)好像壓根沒(méi)將眾人放在眼里的樣子。

    而剛剛站起來(lái)的王校長(cháng)神色中也帶著(zhù)一絲震驚,將目光轉向了一旁的王建林似乎在征詢(xún)著(zhù)父親的意見(jiàn)。

    手舉棍子準備動(dòng)手的聶遠更是愣愣的站在原地,保持著(zhù)剛才的動(dòng)作,完全進(jìn)退不得。

    就這樣過(guò)了片刻,他才快步來(lái)到葉離面前,輕聲說(shuō)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,可能你不太了解,咱們這些藏寶閣之類(lèi)的文物店,都是由文物局統一審批的。

    這個(gè)叫孔連順的科長(cháng)是屬于華夏總局的,級別非常高,萬(wàn)一要是咱們真跟他動(dòng)了手。

    他可就有理由針對咱們了,到時(shí)咱們會(huì )非常不利,這件事到底該怎么辦呀!”

    由于整個(gè)房間內的氣氛已經(jīng)凝固到了極點(diǎn),大家都沒(méi)有說(shuō)話(huà),甚至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(tīng)見(jiàn)。

    所以聶遠的話(huà)哪怕再怎么輕微,自然也被在場(chǎng)眾人聽(tīng)得非常清楚。

    “哼哼,葉離我勸你好好想清楚,這次可不是小事情!”

    聶遠的話(huà)無(wú)疑助長(cháng)了楊慶的囂張氣焰,神色也由剛才的畏懼轉變成深深的得意。

    僅僅是從姓氏上也可以推斷,這個(gè)孔連順就是孔家人。

    再加上他現在所在的位置,完全可以用位高權重來(lái)形容,葉離這方一時(shí)間也是陷入了被動(dòng)的境地。

    俗話(huà)說(shuō)得好,民不與官斗,哪怕是一個(gè)小官,都不是普通老百姓能惹得起的。

    就連王建林這種頂級富豪,也不敢輕易招惹像孔連順這么大的人物。

    一時(shí)間所有人的目光再次匯聚到葉離的身上,也期待著(zhù)他下一步會(huì )做出怎樣的應對。

    “呵呵?!?br />
    果然,葉離并沒(méi)有選擇坐以待斃,反倒再次笑了起來(lái),用一種冰冷的目光打量著(zhù)面前的楊慶和趾高氣揚的孔連順一字一句的說(shuō)道。

    “這里是我的地盤(pán),你們是龍得盤(pán)著(zhù)。是虎得臥著(zhù)。

    聶遠,那個(gè)杯子多少錢(qián)!”

    “這,這個(gè)杯子是正宗景德鎮的杯盞,屬于工藝品級別的價(jià)值1萬(wàn)多呢!”

    聽(tīng)到葉離這么說(shuō),聶遠這才反應過(guò)來(lái),趕緊大聲說(shuō)道。

    “嗯,砸壞了店里的東西,按照壞一罰10的規矩,你們要賠償10萬(wàn)塊!”

    葉離當然不含糊,沖著(zhù)楊慶和孔連順揮了揮手。

    “你,你們?!?br />
    楊慶怎么也沒(méi)料到,葉離在這種時(shí)刻不屈服也就罷了,還敢要錢(qián),神色中滿(mǎn)是驚詫。

    不由的將目光轉向了一旁的孔連順,似乎在等待著(zhù)這位背后主子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今天的事我記下了,你等著(zhù),楊慶咱們走!”

    孔連順此刻也只能用氣急敗壞來(lái)形容,要知道他走到哪里都是受人尊敬,可不僅是因為孔家的身份,還有就是自己華夏文物局科長(cháng)的職位擺在這兒。

    這種級別的人,到了地方上,連一個(gè)地方的第1號人物都會(huì )側目三分,根本不敢和其抗衡。

    來(lái)到滬上之后,更是受到了極為隆重的接待。

    正因為先前打下了基礎,才讓孔連順有了一種在滬上可以橫著(zhù)走的錯覺(jué)

    在來(lái)此之前就已經(jīng)志得意滿(mǎn),根本不將楊慶提前吃的虧,和做出的提醒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當楊慶提醒葉離絕對不是普通年輕人時(shí),孔連順還以為這個(gè)傀儡太弱,才讓對方占了便宜,想著(zhù)幫孔家找回場(chǎng)子,也是手到擒來(lái)。

    可誰(shuí)能想到,到了這小小的藏寶閣,居然比他去的任何地方都要難堪更是現場(chǎng)吃了癟。

    眼看著(zhù)談判無(wú)效,留在這里也沒(méi)有什么用處,而且葉離這一方氣勢更加高漲,一會(huì )兒一旦真鬧起來(lái),他們這邊勢單力薄,肯定是要吃大虧的。

    本著(zhù)好漢不吃眼前虧的想法,孔連順打算帶著(zhù)楊慶先行離開(kāi)以后再從長(cháng)計議,各種針對葉離。

    可誰(shuí)能想到他剛剛起身的功夫,一個(gè)冰冷的聲音便傳了過(guò)來(lái)。

    “慢著(zhù),打壞了東西就想走,當我的話(huà)是耳旁風(fēng)嗎!”
小提示:按 回車(chē)[Enter]鍵 返回書(shū)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(yè),按 →鍵 進(jìn)入下一頁(yè)

強力推薦

最新簽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