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眼看書(shū)
當前位置:火眼看書(shū) > 都市游戲 > 都市愛(ài)情 > 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

87、范覺(jué)看不透伏昊

小說(shuō):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 作者:階下伏泉涌 更新時(shí)間:2020/3/4 7:48:49 字數:4344 繁體版 全屏閱讀

    范家府邸內,此時(shí)也是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女真兵卒在寧江州城內,各種搜掠抓捕契丹,并且屠戮反抗他們的契丹人的事情,整個(gè)范家都已經(jīng)知道了。

    從上到下,每個(gè)人在聽(tīng)到女真兵卒兇殘的事情后,都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而范家和女真人有聯(lián)系,甚至伏昊想和范家尋求合作的事情,除了范家高層,也就只有當初隨范覺(jué)去女真部落走私的人知道,所以很多范家人在范府都非常害怕,他們都害怕女真人把寧江州城內的契丹人搜掠抓捕完后,開(kāi)始盯上其他的人。

    正如伏昊所想的那樣,雖然他已經(jīng)張榜安民,但是女真兵卒對契丹人的殘忍行為,還是讓寧江州城內的非契丹人非常后怕的。

    當然,即使是范家高層,哪怕他們與伏昊之間,有過(guò)短暫的合作,在聽(tīng)到女真兵卒殘忍的暴行后,也是對此擔心不已,生怕伏昊不念及和他們范家之間的情分,對范覺(jué)動(dòng)手。

    其實(shí),最初他們在伏昊攻克寧江州后,也自信只要他們范家不違逆伏昊的意思,伏昊也不會(huì )對他們范家怎么樣的,然而經(jīng)過(guò)昨天一天的聽(tīng)聞,他們也沒(méi)了原先的自信了。

    在伏昊去范家的路上,范家高層也正對伏昊和其麾下女真兵卒在寧江州城內的所為,商討著(zhù)對策。

    “大郎,你在伏昊身邊待過(guò)一段時(shí)間,也算認識得久,你說(shuō)說(shuō)看,他這個(gè)人到底怎么樣?會(huì )不會(huì )說(shuō)一套做一套,表面上在張榜安民,安撫我們,實(shí)際上卻是想用對付契丹人的那一套來(lái)對付我們?”

    大堂內,范家家主范偉,正問(wèn)話(huà)于站在下首的范覺(jué)。

    遼國內部,因為漢化,言語(yǔ)稱(chēng)呼上,也和南面的宋國差不多,而范家是漢人家族,基本上稱(chēng)呼和宋人一樣。

    而宋人除了兄弟姐妹之間,以家中排行,外加“哥姐”后綴稱(chēng)呼以外,長(cháng)輩在家里稱(chēng)呼晚輩,也可以這么稱(chēng)呼,當然,若是長(cháng)輩和晚輩之間,關(guān)系親昵,也可以用稱(chēng)呼成年男女的“郎娘”,后綴在晚輩家族排行上稱(chēng)呼。

    在范覺(jué)身后,都是他族內同輩的兄弟,按親疏遠近站著(zhù),而在上首,坐了好幾個(gè)年歲在半百左右的人,他們都是范覺(jué)的長(cháng)輩,都是范家有話(huà)語(yǔ)權的高層,家主范覺(jué)就坐在那些高層的中間。

    從范家人的坐著(zhù)的和站著(zhù)的人的位置來(lái)看,就能看出其實(shí)范家是一個(gè)身份制度非常明顯的家族。

    他們家族內部非常嚴格,一切都是聽(tīng)家主的意思來(lái)行事,也正是因為所有人都聽(tīng)家主一人,范家上下的勁往一處使,范家能在開(kāi)到寧江州后,憑借著(zhù)祖傳的冶鐵技術(shù),慢慢發(fā)展起來(lái),最終成為寧江州的豪族。

    “回稟爹爹,說(shuō)實(shí)話(huà),伏昊這個(gè)人,我一直看不懂,不好對其人如何下定論?!狈队X(jué)聞言,遲疑了一下,雖然知道說(shuō)了這話(huà)會(huì )引起家族內部驚慌,但還是說(shuō)了出來(lái)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當即就令在場(chǎng)眾人一驚。

    他們不明白,到底是什么樣的人,能夠讓范覺(jué)都看不明白?

    畢竟,范覺(jué)可謂是他們范家年輕一輩里,腦子最聰明靈活,能力上也最出重的人,家族長(cháng)輩也都非??粗厮?,一直把他當作接班人在培養,不少長(cháng)輩都指望范覺(jué)日后繼承范家家主之位,帶領(lǐng)范家繼續壯大了,可以說(shuō),范覺(jué)完全是他們范家未來(lái)的“希望之星”。

    若不是如此,否則當初范覺(jué)被伏昊強留在漢部時(shí)候,范家人說(shuō)不得都不會(huì )管他的死活,畢竟當時(shí)范閑等人帶回來(lái)的消息,伏昊可是有意要把范家給女真部落走私鐵器的消息,舉報給遼國的。

    按照正常情況,范家為了避免消息走漏,節外生枝,肯定會(huì )壯士斷腕,舍棄范覺(jué)的,終究,要是讓遼國朝廷知道范家和女真人走私鐵器,那他們范家這樣的一地豪族,還不是契丹人,肯定不會(huì )有好下場(chǎng)的。

    簡(jiǎn)而言之,舍棄范覺(jué),遠比救下范覺(jué),更對范家有利。

    更何況范家又不是沒(méi)有后人,范偉的兒子也有好幾個(gè),為了保存家族,那時(shí)候舍棄范覺(jué)也是可以的,反正范家不愁沒(méi)有后人繼承發(fā)揚家業(yè)。

    只是,實(shí)在是范覺(jué)太優(yōu)秀了,范家上下都舍棄不了他,再加上伏昊話(huà)里有范家合作,就不會(huì )把范家舉報給遼國,所以,一番計較,最終范偉和范家都妥協(xié)了,同意找鐵匠去和伏昊做交易,把范覺(jué)換回來(lái)。

    當然,為了自保,范偉也留了心眼,在用來(lái)交換鐵匠的人選上,琢磨了一番,選擇了外人不知道來(lái)歷的宋寶。

    終究,在遼國,對于工匠這種高級技術(shù)人才,遼國也是查得緊的,在對人口編戶(hù)造冊上面,也是有人盯著(zhù)這些工匠的去向,因此,范家要是想和伏昊做交易,而不被外人察覺(jué)的話(huà),那就只能用他們私藏的鐵匠去做了。

    宋寶就是其一,他和其他的被范家私藏的鐵匠,一直被范家看得很緊,除了范家自己人,沒(méi)人知道他的來(lái)歷,就算他去女真部落冶鐵被人發(fā)現,只要他不說(shuō),也沒(méi)人會(huì )知道他的來(lái)歷,而范家人對于宋寶的忠心也是非常信賴(lài)的,他們對于自小被他們收養的宋寶,也是非常有信心的。

    而且,因為宋寶被范家得緊,沒(méi)怎么和外界交流,外人并不知道他,再加上范家的上下打點(diǎn),即使官府有的人聽(tīng)到范家藏匿人口的風(fēng)聲,也不會(huì )因為這點(diǎn)小事而去拒絕范家給他們的用來(lái)封口的孝敬。

    其實(shí),一般人藏匿人口在遼國說(shuō)是大事情也不大,說(shuō)是小事情,那也不小,具體就是看官府和朝廷想不想管,換而言之,就是要打通一些睜一只眼,閉一只眼的關(guān)系。

    當然,對于契丹貴族而言,藏匿人口,那更不是事情,手中有私兵的他們,就算朝廷和官府知道也不怕,因為遼國朝廷可不會(huì )因為這點(diǎn)事情就去處罰他們,只要他們藏匿的人不多,而且里面沒(méi)朝廷要犯的話(huà),問(wèn)題自然也不大,因為遼國朝廷可是害怕因為這點(diǎn)事情處罰了他們后,會(huì )把這些手里有私兵的權貴逼反。

    言歸正傳,范府大堂里,范家一眾人等在知道范覺(jué)這個(gè)家族花了心思換回來(lái)的“希望之星”,竟然也都表示他看不透伏昊,以至于在場(chǎng)其他的范家人心里,都不由得對伏昊這個(gè)“只聞其名,不見(jiàn)其人”的陌生人,有了更加迫切想要見(jiàn)識他的沖動(dòng)。

    他們倒是要看看,到底是個(gè)什么樣的人,能讓范覺(jué)這個(gè)范家年輕一輩的翹楚,都自己承認看不透對方。

    坐在上首的范偉,顯然對于這個(gè)答案并不滿(mǎn)意,但他并不認為范覺(jué)在撒謊,他知道范覺(jué)的脾氣,不會(huì )在這種時(shí)候騙他,或許那伏昊真的有什么不一樣的地方。

    想了想,范偉繼續說(shuō)道:“大郎,你既然看不懂伏昊,那我就換個(gè)問(wèn)題,你認為我們范家現在該怎么做?你說(shuō)范家該怎么做,那就怎么做?!?br />
    “爹爹,今天家里的人都在,我覺(jué)得還是聽(tīng)聽(tīng)大家的意見(jiàn),再決定才好?!狈队X(jué)沒(méi)有立即答應道,他明白他的光芒已經(jīng)引起范家很多人的羨慕嫉妒,所以沒(méi)有立即答應。

    “沒(méi)事!站在這里的人里,就只有你和伏昊認識的時(shí)間長(cháng),其他人說(shuō)不得都沒(méi)見(jiàn)過(guò)伏昊,你說(shuō)的話(huà),肯定最有發(fā)言權的?!?br />
    “那好吧!我就說(shuō)了?!?br />
    “說(shuō)吧!”范偉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道。

    “其實(shí)在我看來(lái),我們是可以相信伏昊在榜文里所寫(xiě)的那樣,安心呆在府里,不輕易出門(mén),去惹女真兵卒就行。伏昊在建立漢部時(shí),就實(shí)行的是純粹的奴隸制度,對于征服的其它女真部落,也都是十分殘忍的抓奴隸的,現在他反遼了,但制度沒(méi)改,自然也需要奴隸來(lái)獎賞有功的女真人,而契丹人欺壓女真人太多,與女真人有仇,因此伏昊肯定會(huì )命女真人抓契丹人做奴隸的,這和他所貼的榜文一致,所以我們不必驚慌。而且,伏昊為了反遼,必定不敢自食其言,否則事情傳了出去,日后誰(shuí)敢投奔他?因此,想來(lái)伏昊絕不會(huì )做出貼了榜文后,又反悔背信棄義的事情。另外最重要的是伏昊需要我們范家,范家對他很重要,我們甚至還可以安心在府里,等伏昊親自來(lái)登門(mén)拜訪(fǎng)我們范家?!狈队X(jué)十分認真的說(shuō)道。

    “你讓我們安心呆在府里?那你怎么能保證伏昊不會(huì )派兵來(lái)我們范家搜掠呢?”

    “因為伏昊和我們有合作,他需要人來(lái)冶鐵,而我們范家又是寧江州城里冶鐵豪族,正是最好的人選。所以,依我看,伏昊自然知道傷害我們范家的后果,所以他肯定不會(huì )派兵卒來(lái)搜掠我們范家的,相反,為了他的冶鐵計劃,他甚至極其有可能會(huì )親自登門(mén),邀請我們范家加入女真,隨他一起反遼的?!?br />
    “你說(shuō)得確實(shí)有理,不過(guò),伏昊真的會(huì )親自來(lái)嗎?”

    “會(huì )來(lái)的,肯定會(huì )來(lái)的,我們安心等就行了?!?br />
    “你就這么肯定嗎?”

    “我非??隙??!?br />
    “原因呢?”

    “爹爹你沒(méi)有親眼在伏昊身邊見(jiàn)識過(guò),可我見(jiàn)識過(guò),知道伏昊是如何從建立一個(gè)人不過(guò)百的部落,成長(cháng)到如今一統女真部落,并且還帶領(lǐng)女真人反遼的。在我看來(lái),他是個(gè)非常聰明的人,也有明主之姿,知道人才的重要性,而他是真心為了發(fā)展女真人冶鐵技術(shù),所以他就會(huì )主動(dòng)誠心來(lái)我們范家尋求支持的?!?br />
    范覺(jué)認真的說(shuō)完了,心里面也是感慨萬(wàn)分,說(shuō)實(shí)話(huà),到現在范覺(jué)都不相信伏昊能一統女真,并且還膽子大得離譜,反遼了。

    自從和伏昊說(shuō)好他會(huì )促進(jìn)范家與漢部的合作,離開(kāi)漢部后,范覺(jué)也是一直希望范家要多一個(gè)伏昊這樣的潛力主客戶(hù),在見(jiàn)識過(guò)伏昊發(fā)展漢部的能力后,范覺(jué)就知道伏昊不可小覷,漢部必然會(huì )壯大,所以才會(huì )希望范家和伏昊合作,甚至于自己主動(dòng)當兩者間的說(shuō)客。

    只是,正當范覺(jué)回來(lái),把合作的意向告訴范家高層,并且和他們討論時(shí),寧江州就傳來(lái)伏昊殺害遼國“銀牌天使”謝里達,并且強逼女真部落隨他反遼,而他自己更是借此機會(huì ),成為了女真共主,所有女真部落反遼的領(lǐng)頭人。

    這一切,在范覺(jué)最初聽(tīng)到消息的時(shí)候,都是覺(jué)得滿(mǎn)腦子的不可思議,他雖然想過(guò)伏昊能干大事,但從沒(méi)想過(guò)伏昊會(huì )干得這么大。

    而這也是范覺(jué)自認為他看不透伏昊的地方,實(shí)在是伏昊給他的驚奇太多了。

    當然,隨著(zhù)伏昊一統女真反遼,范覺(jué)對伏昊的態(tài)度,也發(fā)生了明顯的變化。

    之前,范覺(jué)是非常希望范家能和伏昊一個(gè)潛力客戶(hù)合作的,而現在,他卻是希望范家不要和伏昊有合作了,原因自然是伏昊率領(lǐng)女真兵卒,起兵反遼了。

    對于遼國的強大實(shí)力,范覺(jué)是知道的,他不認為伏昊和女真人能抵擋得住遼國的剿滅,哪怕是他們已經(jīng)攻克寧江州了,畢竟,遼國的實(shí)力,遠遠不是女真這種小部落能比的。

    有時(shí)候,范家覺(jué)得,伏昊真是腦子進(jìn)水了,放著(zhù)已經(jīng)發(fā)展的蒸蒸日上的漢部部落首領(lǐng)不當,轉而去做女真反遼第一人,真不知道他是活膩了,想早點(diǎn)死怎么的,竟然這么做。

    當然,范覺(jué)現在可不希望范家和伏昊以及其它女真部落有太多牽扯,畢竟,等到叛亂平定,要是和他們牽扯深得話(huà),肯定會(huì )被查出來(lái)范家和女真不少部落走私的事情,到時(shí)候對于范家來(lái)說(shuō),絕對是一件災難性的事情。

    然而,范家走私這么多年的鐵器,到女真部落,哪是說(shuō)不牽扯,就不會(huì )再有牽扯的。

    大堂上首,范偉聽(tīng)到范覺(jué)的話(huà),也是皺眉道:“你說(shuō)得確實(shí)有理,那你說(shuō)說(shuō),要是伏昊真要我們范家幫他冶鐵,我們到底幫他們還是不幫他呢?”

    “能應付過(guò)去就拖著(zhù)應付,但千萬(wàn)不要直接答應,這樣的話(huà),等到女真人被遼人剿滅,我們也能盡快撇清與伏昊和女真人的關(guān)系?!?br />
    “好!我明白了?!?br />
    范偉認真的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,心里也對于該怎么面對伏昊,有了大致的想法了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,因為范覺(jué)看不透伏昊,范偉也是留了心眼,想再問(wèn)問(wèn)家族里的其他人,看看他們對于該怎么面對伏昊,有什么想法。

    然而,范偉剛有想法,還沒(méi)問(wèn)話(huà),大堂里,就突然跑進(jìn)來(lái)家里的管家范二。

    還沒(méi)等眾人搞明白范二怎么突然闖進(jìn)他們范家議事的地方時(shí),就聽(tīng)得范二吸了一口氣,然后氣喘吁吁的說(shuō)道:“女……女真首領(lǐng)……伏昊在府外求見(jiàn)?!?br />
    說(shuō)曹操,曹操就到!

    聽(tīng)到伏昊登門(mén),眾人又是一驚,而后紛紛看向范覺(jué),暗想范覺(jué)說(shuō)得真準,伏昊竟然真的登門(mén)了。

    當然,心里面,他們也是好奇,既然范覺(jué)都猜到伏昊要來(lái)了,那他怎么還說(shuō)看不透伏昊呢?這不對???

    不由得,眾人心里,又多了幾分對伏昊的期待。
小提示:按 回車(chē)[Enter]鍵 返回書(shū)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(yè),按 →鍵 進(jìn)入下一頁(yè)

強力推薦

最新簽約